钢铁人员:含硼钢出口退税取消得太突然

  国内需求下滑,必然带来钢材价格不断跳水。没有利润,也必须保住客户,可以使这门生意还能继续,以期行情好转,出口贸易成为不假思索的选择。

  他并不认同“含硼钢退税取消后,就去做含铬钢”的出口,“钢铁企业不是想生产什么品种就能生产出来。比如,汽车用的、家电用的产品能达标的就那么几家,不是所有的钢铁企业都能生产出相应的产品”,他认为,含铬的钢材品种,刚涉足的钢铁企业肯定不如做得时间长的,因此,还是要选择自身的优势品种做出口”。

  分析师指出,尽管去年钢材出口量很大,但也只占国内钢铁生产总量的10%,大部分还是消化在国内。国内钢铁生产商、贸易商在出口时,除了退税考虑,还是希望能在国外找到合作企业,建立长期的渠道。但近年来,钢企出口也受到贸易摩擦,贸易措施的,不得不拓展更多的国外市场。

  在工信部发布的2015年钢铁行业展望中,认为“2015年钢材供过于求的现状难以好转、出口将略有降低、钢材价格仍将低位徘徊、钢厂盈利状况难言乐观,钢材市场仍弱势运行”。

  但山东钢铁集团上述人士则不认同,虽然铁矿石原料价格下跌了,钢材价格也在下跌,而且原料价格下跌是有滞后效应的,当前用到的铁矿石原料还是价格相对高的,是前期购进的库存产品。

  一位钢铁行业资深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,钢企出口是不得已之举,所谓的出口成本优势,相当部分是建立在税收、成本折算的基础上的,一些海外国家确实比不上中国的“成本比较优势”,另一方面则是考量等综合因素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一些龙头钢铁企业正在实施从制造向服务转型的战略。2月4日,宝钢股份公告,与宝钢集团共同出资组建服务平台公司,希望为宝钢股份创造新的盈利增长点,服务平台公司注册资本为20亿元。

  在华诚金属的王经理看来,钢铁企业在国内市场难度加大,因而,与有外资资质企业的合作便多了起来。其所在的华诚金属公司的业务正在大幅增加,公司也在加速流程优化。他认为,“国内钢铁企业做出口了,都会考虑出口利润空间,比如螺纹钢是最普通的品种,厂家要出口,就一定要给比较有竞争力的价格。低端市场就是存在相互的情况,不锈钢和合金钢等高端市场情形就不一样了”。

  不过,这个生意从今年元旦开始画上了句号。元旦的前一天,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下发通知决定,正式取消含硼钢出口退税。在此之前,含硼量达标的钢材产品可按合金钢申报,享受9%13%的出口退税率。

  这是个两难的选择,一手是产品的价格竞争力,一手是利润。在去年一整年,中国粗钢的消费量出现十多年来首次下降,同比下降3.4%。究其原因,业内认为是国内经济换挡,加上房地产行业的降温导致的需求强度下降。与之对应的是,中国粗钢产量已经占世界钢产量的50.26%。

  尽管国内的钢铁企业仍然在为今年的钢市行情而焦灼,上游一家外资铁矿石巨头却告诉经济观察报,“随着铁矿石、焦煤等原料价格下降,钢铁企业成本降低,最难熬的日子应该已经过去了”。

  事实确实如此。国内外钢材价格的利差、国内钢材消费增长乏力,使得中国巨大的钢铁产能正加速在海外。去年一年里,共计14个国家和地区对中国钢铁产品发起贸易救济调查共计72起,比上一年度增加260%。

  国内的钢铁价格仍然不见好转。去年12月末,钢铁协会的CSPI钢材综合加铬指数同比大降16%,至今年1月,钢材价格仍然小幅下跌,创出新低。

  都知道取消含硼钢的退税,短期内会对中小钢企带来冲击,侥幸者想着做完最后一批再想办法,一些企业提前做了解决预案,搭乘政策的最后一班车,突击贸易出口,将大量钢材送至保税区囤积。

  长江证券研究报告指出,“同比2014年增幅收窄,且不排除负增长的可能,2015年出口继续大幅超预期来消化国内过剩产能的概率不大,行业回暖仍然需要等待国内供需格局改善的拐点来临”。

  中国海关的数据显示了这最后一班车的狂热,去年12月,钢材出口量同比增长89%,今年1月,钢材出口同比增加52.1%。在整个2014年,出口钢材数量为9378万吨,同比增张50.5%。其中,含硼钢材的出口增量占总增量的6成以上。“在去年12月钢材出口破千万吨,创了历史新高,而硼钢抢跑导致全年出口大增。”长江证券的研究报告重点指出。

  张辉告诉经济观察报,有消息称,钢材加铬可以拿到退税补贴,于是正在以含铬的钢材品种做弥补,成为替代品种享受出口退税政策。“含铬的钢材品种成本要高些,每吨成本需要加50元左右,和硼钢相比,虽然收益缩减,但依然可以维持一定出口,”张辉告诉经济观察报,所在的区域内的钢铁企业都在调整生产工艺,改成加铬钢材,在政策制定完善之前赶着出货。

  “如果是未来长期稳定的市场,那么出口就不会太强调利润空间。”马钢股份证券代表胡顺良说,公司会在现实的效益和中长期效益之间做权衡,综合考量后再决定是否增加出口。

  在中钢协看来也是如此,取消含硼钢的出口退税,提高其他高附加值钢材产品的出口退税,进一步促进产业转型升级,才应是正途。

  业内大多预计,出口退税政策调整后,加上国际社会给予出口企业的压力,2015年中国的钢材出口增速将放缓。

  可以看出,钢铁电商也成为钢铁企业寻找新利润的业务,目前全国钢铁电商已接近200家,“钢材电商平台除了提供交易,还可以提供融资及理财等金融服务,并可以衍生出仓储、物流等全方位服务,从而形成更多的利润来源。”宝钢一位管理层告诉经济观察报,公司电商板块将围绕钢铁交易、工业品交易、互联网金融、制造业云商务四大方向,希望成为宝钢制造向服务转型的重要增长点。

  1月底,中钢协发布2014年钢铁行业运行情况显示,当年市场供大于求的状况依然没有转变,虽然原燃料价格走低,对钢铁企业改善盈利状况有所帮助,但行业盈利水平依然很低,钢铁行业整体销售利润率只有0.85%,在整个工业行业中垫底,2015年的产业形势依然严峻。

  就今年市场行情来看,受访的钢企大多表示并不乐观,除了库存压力大之外,中钢协数据显示,今年1月,钢铁行业新订单指数为34.2%,较上月回落6.0%,已连续7个月处于50%以下的收缩区间,并跌至11个月以来的低点,钢厂接单量明显下降。而2月份因春节因素,钢材成交清淡是必然的。

  他认为,钢铁企业所谓的出口成本优势,有相当部分是建立在税收、成本折算的基础上的,国外部分国家之所以选择大量进口中国钢材,一方面是有些国家确实比不上中国的“成本比较优势”,另一方面则是在考量等综合因素。因而,也有业内人士呼吁,钢铁始终是中国的“污染大户”,钢材出口可以当做是缓解产能过剩的渠道,但绝不能是主要武器。

  愿意是想减少库存缓解资金压力,现在却成了麻烦事,更多和张辉有同样想法的钢铁企业和贸易商们抱怨,这项政策取消得太突然,没有缓冲期,“没发出的货都积在港口,还有一批签了合同享受不到退税的订单”。与之相对应的是,全年钢材出口累计均价,已经下跌至2007年以来的最低点。

  胡顺良对此也表示赞同,他指出,“钢材是否加硼、加铬,不能刻意,要考虑到产品的化学性能,国家政策不主张为了享受退税刻意加进这些元素,需求方同样也不主张”,他认为,在能否享受到出口退税上,能享受到最好,不能享受也不能刻意去追求,企业出口更多的还是要根据自身情况而定。

  据了解,工信部计划在2015年推进钢铁行业两化融合,开展智能工厂应用示范,支持大型钢铁企业自有电子商务平台向行业平台,推动汽车板、造船板等个性化订单加工配送等措施。

  对于钢铁企业来说,如今,含硼钢的退税取消后,意味着含硼钢材会减少9%13%的成本优势,照此下去,出口萎缩是显而易见的。业内人士预计,将带来今年第一季度钢铁出口量锐减2至3成,会使2015年的钢铁出口量随之减少达1000万吨。

  在他看来,现在的出口退税,跟成本已经关系不大,现在更多的是让利给客户,能占领这块市场,长期持续做下去。王经理的账是这样算的,比如,900元销售里面有100元退税,加上产品销售有100元利润,这样可能总计就有200元利润,为了争取客户,在报价时直接就报800元,让利一半给客户,自己只赚100元,退税就相当于给客户让利了。

  因而,对于钢企和贸易商来说,这9%13%的退税比例里有很大的利润空间,国外钢材价格高,即使按国内原价出口,拿到退税就相当于利润空间了,这是很客观的一笔数字。

  在山东钢铁集团一位内部人士看来,今年能否仍然会增加出口,他表示还不好说,在经济观察报的采访中,其他钢铁企业也多是观望。

  激增的钢铁出口需求,在整个2014年令钢厂和贸易商积极备战。华诚金属国际贸易部王经理介绍,在过去的一年里,钢铁出口业务比上年增幅达1000%。“国内市场不好做,钢铁企业都在找出,尽管国际上的需求和钢铁价格也在往下掉,但跌幅没国内这么大,选择出口的企业明显增多。”王经理说,能做出的钢铁产品品种,都是能享受出口退税政策的。

  眼下,张辉们听说,钢材加铬可以拿到退税补贴,于是他所在的区域内的钢铁企业都在调整生产工艺,改成加铬钢材,在政策制定完善之前赶着出货,“这个品种成本要高些,每吨成本需要加50元左右,虽然收益有所缩减,但仍能维持一定出口”。

  2月,工信部发布数据显示,2014年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盈利水平两极分化严重,去年钢铁行业的利润主要是龙头企业创造的。

  “出口肯定优先选择有国家退税政策的品种,另一方面,也会考虑出口边际效益比较高的品种。”山东钢铁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,含硼品种取消退税政策后,也不一定就不再选择这个品种出口。在他看来,“因为取消退税后,这个品种的钢材价格却可能相应提上来。这种情况下,只要边际效益比较高,就还会作为出口品种去做”。

  经济观察报采访中发现,也有钢铁企业选择这样的做法:为了能享受到出口退税政策,钢铁企业会和国外买方约定,将出口的普通钢材加硼,这样,不仅拿到出口退税,还可以在价格上让利给客户。

  万丰恒昌钢铁贸易公司也在观望出口退税政策,公司销售经理李国华说,“打算今年直接做出口,减少中间环节”。万丰恒昌钢贸公司于去年年初开始做间接出口业务,与有资质的贸易公司合作,目前公司主要做低附加值的螺纹钢,也有一部分含硼的产品,去年享受到出口退税。“为什么决定做出口?国内利润太薄,价格拼得厉害,一做就是亏损,只能从外贸这里拉销量,退税的品种附加值也高些,如果不退税的话很难拿到利润,现在国外竞争也很激烈”。

  尽管张辉们也知道化解钢铁产能不能仅依靠出口,应该加大力度拓展高附加值产品,并且有消息称,今年下半年高附加值钢材出口退税进一步调整提高将是大概率事件,但远水难解近渴。

  “每吨钢添加硼只要10元、20元的的成本,可换300元的出口退税,这生意为什么不做?”在一家中型钢铁企业部门负责人张辉看来,加硼的工艺不难,退税也只是一个方面,做国际贸易还看重的是占领市场。

  风声是从去年10月开始陆续传出的,10月底,中钢协副秘书长张长富曾透露,已向部门提交了取消该项退税的协议。中钢协指出,大量低附加值的产品出口将带来更多贸易摩擦。

 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,“如果类似含铬钢材依然可以取得退税,那么,对于企业来说只是收益缩减一点,依然可以维持一定出口,出口量会有反复,减少也会有变通支撑”。

  上市公司已经披露的业绩快报显示,2014年度,八一钢铁年净亏20.3亿元,净利润同比下降6186.86%;韶钢松山预亏高达11亿元,净利润跌幅达1184.06%;中源钢铁净亏4489万元,同比下滑2039%;钢铁预计净利润约7亿元,增长幅度高达476.69%-502.51%,宝钢股份预计净利润58.23亿元,同比增加0.08%。